早上有人心血來潮說要載我去賞(拍)荷花.

難得他有這份雅興,雖然已經十點多且艷陽高照,還是匆匆拿著飲料和餐點出門.

IMG_0045

 他坐在池邊野餐、賞荷,

我拿著相機到處拍,雖然來晚了,但還是有荷花開著.

賞荷千遍也不厭倦!

IMG_0033

也許被愛是幸福的、或許有人相伴是幸福的...(此刻是這麼想)

IMG_0095

 

IMG_0061  

子夜吳歌-夏歌
李白

 鏡湖三百里,菡萏發荷花。

五月西施採,人看隘若耶。

回舟不待月,歸去越王家。

賞析
作者:佚名
這首詩以寫景起端:“鏡湖三百里,菡萏發荷花。”廣闊三百里的鏡湖,在含着花苞的荷花吐發的時候,西施泛舟出現了,成爲採蓮人,但是她的豔麗和美名引起了轟動,“人看隘若耶”,人人爭餐秀色,使寬闊的若耶溪變得狹隘了,這一“隘”字傳神,那種人潮洶涌、人舟填溪滿岸的熱鬧場面,猶如呈現在讀者眼前,將王維的“豔色天下重”的虛寫,變成了轟動當地的如實描繪。這裏又戛然而止,不再在西施身上着墨,而留下了很大的想象空間,讓讀者以合理的想象來補足:勾踐早已確定使用美人計來對付吳國,而西施的美豔傾倒衆生,轟動當地,那麼越國的君臣也不用去費力探訪了,有了這位不二的美女人選之後,才“回舟不待月,歸去越王家”。較之王維的“朝爲越溪女,暮作吳宮妃”,語異而意同,王維的詩多了一重曲折,略去了勾踐君臣實施美人計的過程;李白的詩實施了“截割”,割去了選作吳宮妃子的結果,同樣地表現了“豔色天下重”的意義。這種截割,多了一些含蓄和暗示:既然是“歸向越王家”,勾踐同樣也能留下這個美人,但他在“報吳”、“復仇”的目標下剋制住了;而西施的入吳,卻成爲亡吳的原因之一。這等於是提醒讀者:“到底是因爲吳王夫差好色之過,還是由於西施成了亡吳的關鍵?如果西施是滅亡吳國的關鍵,那麼越國在後來的滅亡又是因爲什麼?”李白沒有對後續的發展着墨,並不是他寫不出,而是他有意不寫。這樣做,同樣給讀者留下了想象的餘地。
西施採蓮,在若耶溪裏,不但有傳說,而且合情理;至於泛舟三百鏡湖之中,則是作者的想像了。但這一想像卻有更改事實之嫌,因爲如果是借鏡湖湖水的清澈來表現西施“自鑑其美”,或者是借三百里的水程來表現拜倒西施的人的衆多,那麼下句“人看隘若耶”就顯得多餘了,這可能是李白百密一疏的筆誤。
IMG_0046
 
 

IMG_0034

 

IMG_0104  

《曉出淨慈寺送林子方》
【宋代】楊萬里

畢竟西湖六月中,風光不與四時同。

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

IMG_0056

不同的年代、不同的時空,典雅的荷花卻都能讓詩人們寫出一頁頁的動人詩篇.

IMG_0059

褐頭鷦鶯原本是很神經質的小鳥,但今天在驕陽下很努力地叫著,

好似熱情地在跟我打招呼,殷切企盼著我的注意.

也許牠知道這個地方是我小時候的遊樂區(地盤).(可能是我想太多了!)

IMG_0042

 

IMG_0029

 

IMG_0074

蟬鳴不絕於耳,蝶兒翩翩飛舞於花叢間.

這一季夏熱鬧非凡.

IMG_0032  

IMG_0044 

IMG_0040  

IMG_0089

 

IMG_0023  

 回到兒時住的地方,看到不少陌生臉孔.

以前這裡常淹水,每次聽到雨聲就心生恐懼,很多人都搬離了.

雖然搬離了這兒,但祖厝還在,我们的根仍在這裡.

感謝高雄市政府建設滯洪池,讓鄉親们遠離水患之苦.

 

IMG_0105     

 

IMG_0054  

  荷花妝
演唱:賴琇中
作詞:郭星
作曲:史揚

細雨輕點落 水塘 幾圈水紋如 心蕩
平靜水面寥寥幾點 就能泛起惆悵
如同你憔悴 心房

帶水荷花扮淡妝 不是孤芳不自賞
不為吸引所有目光 只為知己開放
就算凋謝 也無妨
  
荷花妝 欲開放 花瓣無力 露出絲絲憂傷
任憑怎樣上妝 還是不能夠 藏悲傷 藏悲傷

荷花妝 欲開放 故人已散 留你在身旁
錯過了時光 錯過了欣賞
擦肩而過的人是悲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嫣然 的頭像
嫣然

嫣然的部落格

嫣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